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采不满的花篮

2018-10-31 13:50:29

采不满的花篮

玉和林是在农忙季节结的婚,婚礼办得还算热闹。 结婚的当天傍晚,依照老年人的嘱咐,玉和林把一些供品和香品准备好后,一样样小心地放到拐筐里。然后,林又拿出几叠粗糙的黄纸铺展在桌子上,用借来的打钱耙在上面细细地打过。1000元,100元,50元,10元 一应俱全。 做好了这些,玉把婆家提前为她准备好的一个花篮儿挎在胳膊上。花篮儿是用剥过皮的白色籽条编成的。编功精巧细腻,样式美观大方。高高的篮梁,扁圆的篮筐。细密而紧实的条理,有层次地穿梭排列着。看上去,一点都不像出自于粗手粗脚的农民之手。花篮儿外观看起来和常用的基本没有大的区别。但是如果拎起来看,就会看到它和常用的花篮,有着明显的不同。 这是一个没有底儿的花篮儿,是玉的婆婆为了玉和林以后能过上安生的日子,特意求玉的叔公编的。村子里会编筐倭篓的人,已经没剩下几个了。可是,玉的叔公会。叔公会,玉就借上了光。 玉挎着花篮儿,紧紧地跟在拐着筐的林身后,怯怯地来到西山坳。傍晚的西山坳,阴森森的,阴森得令人有些毛骨悚然。站在山坳里,玉陌生而又胆怯地环顾着四周。这里,除了满山坳的荒草和几株松树外,便是那些不知名的野山花和那座哀草萋萋的孤坟了。 玉和林来到坟前,双双跪下。然后把几盘供品等距离地摆放在坟门外,又在小香杯里生上三柱香。上好了香,林把几叠打印好的黄纸拿出来,表情悲苦地用火柴点着。黄昏的朦胧里,一缕缕青烟盘旋而上。在晚风的作用下,黄纸的烟火越烧越旺,直把玉和林的脸映得暗红暗红。 看看黄纸烧得差不多了,玉从筐里拿出一柱香,凑在纸火前小心地点燃后,对着坟冢拜了三拜,然后,惶惶地对着坟冢说: 姐姐,妹妹和林看你来了。以后,和林过日子的就是妹妹了。我知道姐姐一直惦记林,总是时不时地在林醉的时候现身。这些,还没结婚的时候,婆婆就和妹妹说过好多次。现在,妹妹进了林的门,妹妹会像姐姐一样疼着林,疼着你们的儿子;妹妹会像姐姐一样,做个持家爱家的勤快女人,做个让林一辈子没有负担的好女人。 玉的话,像一阵柔柔的风,在梅的坟前拂绕着,在林的心里荡漾着。林感激地看着玉,虔诚地烧着黄纸。 姐姐,今天是妹妹次到山上来看你。以后逢年过节的,妹妹还会和林一起来祭拜你,多给你送些吃的花的。平时你要是缺东少西了,你就给妹妹和林托梦。只要你有要求,无论多忙,妹妹都会陪着林来看你。 林一边用棍子挑拨着黄纸,一边看着火星四面散开去。看看黄纸快烧完了,他侧过头,低低地对跪在旁边的玉说: 玉,差不多了,该做要紧的事,该说要紧的话了。要不,等大纸烧没了,你的话就不管事儿了。 玉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双手抱起旁边的花篮儿,借着纸火点燃后,重又地给梅磕三个响头说: 姐姐,今天妹妹专门给姐姐送花篮儿来了。以后,姐姐安心地在山上采花,妹妹一心地在家里看家,姐姐的花篮儿不采满,就别回家。 玉口口声声叫着的姐姐,是林的前妻,名字叫梅。梅虽然长得不好看,但是个非常能干的女人。她二十刚出头,就嫁给了家境窘迫的林。媒人给梅介绍林时,梅并没嫌弃林的穷。她看上的是林的一老本实,看上的是林的勤劳肯干。 两个人结婚后,日子虽然紧紧巴巴,可是他们并不愁,因为他们有着使不完的力气。 婚后的第四年春天,他们借亲戚家的钱,买了一辆三轮车,搞起倒腾菜的买卖。白天,走村窜棚地把应季的疏菜一箱箱收上来,后半夜,再连夜跑二三百里的路,拉到城里的菜市场,赶早往外批发。几年下来,梅和林赞了些钱,又从别人那里借一部分,终于把那个破得既漏雨又落雪的老房子,翻盖一新。 住进新房不到半年,梅就病倒了。一病,就再也没起来。梅得的是尿毒症,已经到了晚期。做了好多次透析,也不见半点儿好转。临死的时候,梅拉着林和婆婆的手,喘吁吁地哭着哀求说: 妈,林,你们救救我,我不想死,我还没活够,你们救救我吧。孩子这么小,房子的饥荒还没还完,我闭不上眼睛,闭不上眼睛啊 梅哭,林也哭,在场的人都难受得哭起来。 林爱着勤俭持家吃苦耐劳的梅,他可以为她做很多事情,也愿意为她做。可是,无论他做什么,他都没办法救回梅的命。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梅,痛苦地咽下一口气。 梅死的时候,才刚刚三十岁。村里的人都知道,梅的尿毒症,是冬夏倒腾菜时,受累、受冻、受凉、受潮得的。有多少次,为了赶上早市,她和林早早地来到菜市场等。没地方休息,她就躺在只铺了一层褥子的水泥地上,或是躺在冰凉的车厢里凑福半宿。 一个冬天的后半夜,他们拉着满满一车菜往城里跑。跑着跑着,林无论说什么,梅都不答应。林回头一看,坐在菜车上的梅不见了。林心里一激灵,掉过车头就往回跑。跑出好远好远,才看到被他颠到路上,已经摔折了胳膊的梅。林问梅怎么掉到地上了,梅说是睡觉睡到地上的。 梅得尿毒症不治而死,林难过了好久好久。难过得受不了时,林就疯狂地喝酒。醉态里,他每次都看到梅飘飘然地回来了。梅一回来,他就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和梅唠个没完。亲戚们看他总是这样折磨自己,暗地里都说这是梅阴魂不散,在惦记着林,惦记着这个家。 为了能让林忘掉梅,亲戚们就张罗着为林找了个活人妻。这个活人妻,就是后来的玉。在农村,离婚的女人被叫做活人妻;死了丈夫的女人,才被叫做寡妇。 玉嫁给林之前,生活在外乡。她嫁的个男人,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。因为结婚六七年玉也没生长,男人一气之下,和她离了婚。离婚后,就有好心人把同样不好看的玉,介绍给林,这才成就了这桩二手婚姻。 为了不让死去的梅再回来纠缠林,老人们就用上了老祖宗遗留下来的土办法治梅。于是,便有了新婚之夜,玉和林到梅的坟前烧无底花篮儿这一节。 玉和林看着花篮儿慢慢地烧成灰烬,才双双头也不回地回到新房,安安稳稳地做上了半路夫妻。 两年后,林花钱给玉治好了宫寒的毛病。病愈不到一年,玉就为林新添了一个女儿。 梅收下玉烧给她的花篮儿后,挎着那只没底儿的永远也采不满的花篮儿,没日没夜地在山上采花。从春到夏,从夏到冬,梅采完迎春采紫菱,采完秋菊采雪花。无论梅采多少花,她的花篮儿就是存不住。 梅想家,梅惦记着林和儿子。但是,梅不回家,梅也不再纠缠林。梅深深地记着玉的话:姐姐在山上采花,妹妹在家里看家。姐姐的花篮儿不采满,就别回家。

牛魔王捕鱼
水浒传游戏
葡萄苗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